【寺社大阪】 陰陽師出生地・安倍晴明神社

[06.11.24] 傳說的安倍晴明出生地

不藍不橘也不紫、在佈滿奇異色彩的天空下,我們走出東天下茶屋車站,原本預期離開車站後會看見明顯的指標,可事實並非如此,走出車站、放眼所見到的只有非常普通的住宅;正逢放學時段,偶有高中生一邊騎著腳踏車一邊嘻笑著聊天、呼嘯而過,掏出事先準備好的地圖,走在安靜的小巷子裡不知轉了幾個彎後,我遠遠地看見鳥居,心想八成是哪兒沒有錯。

[06.11.24] 大阪的安倍晴明神社

「怎麼只有這樣?」

本以為安倍晴明是個家喻戶曉、有名的人物,何況名人出生地是個多麼適合用來進行商業手段的材料,但我所見的是一個在小巷中、只有普通住家大小的神社,鳥居前的石碑讓人確定此處就是我所要尋找的地方;說實在的心中有些許的失落感,因為行前事先瀏覽過神社網站,設計的有模有樣,沒想到本物如此簡陋;人都到了,也只好穿越鳥居、進入神社境內。

我不是信眾,再說要拜一個跟自己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的人物實在引不起我多大的興趣,所以並沒有在手水舍洗過手就逕自在神社境內參觀起來;鳥居後的右方是從江戶時期一直保留到現在的泰名稻荷神社,小小的神社裡掛滿許許多多寫著人名的奉納牌、看來香火鼎盛,但端詳著稻荷神社前的狐狸像,我嚇了一跳。

[06.11.24] 這裡的狐狸竟然有獠牙

「這狐狸怎麼有獠牙?」

將獠牙和爪子清楚刻劃出的狐狸像看來有著威嚇的氣勢,不曉得究竟這樣做的用意為何。

「泰名…」

這裡的稻荷神社冠上了「泰名」二字,本以為泰名二字日文發音與安倍晴明的父親安倍保名相同、或許有何關聯,但根據神社的說法是毫無關係,這…

[06.11.24] 安倍晴明像

走到境內的安倍晴明銅像前,我抬頭望去,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尊銅像的長相,或許受到野村萬齋所飾演的安倍晴明、加上夢枕貘在書中老將安倍晴明描寫成一個嘴似會滲出蜂蜜般甜美俊俏的瘦弱美男子,只能說或許美男子也抵抗不了中年發福的詛咒,就在我抬頭看著銅像的同時,我瞧見高聳的銀杏樹,樹枝上片佈著綠綠黃黃的葉片,從樹葉縫隙中可以看見下午淡薄的陽光不時閃耀著。

[06.11.24] 銀杏樹下有一隻姿勢優美的狐狸

好美啊,我不自覺地笑了起來,心情也終於一掃陰霾,走在不時飄落的銀杏葉中,我瞥見一隻姿態優美、像似正從天空中降落的狐狸像;傳說安倍晴明的母親是隻名為「葛之葉」的白狐狸,身為狐之子安倍晴明也因此繼承了狐狸的靈力。

「原來是會幻化成女人的白狐啊,也難怪這狐狸像姿勢這麼優美了。」

或許這些都只是當時的人們眼見安倍優異的表現所添加的八卦,只是白狐為了報恩而下嫁給安倍保名不嚐也是一則神秘浪漫的傳說;狐狸像周圍,還有安倍晴明誕生地的石碑以及根據江戶時代的畫像重現的安倍晴明出生時所使用過的水戶,但水戶用了塊大石頭壓著,無法得知這重現的水井裡頭是否真的有水。

[06.11.24] 神社拜殿前的彩色御幣

拜殿前七彩的御幣一支支排列著、好不繽紛,我稍微研究了一下這些御幣,畢竟使用五行色彩的御幣並不常見;同行從包包中掏出他的朱印帳、而我也想順便買一本此處的朱印帳,走向社務所準備蓋下此行的第一個朱印。

「我們沒有朱印帳喔。」
「啊,這樣啊。」
「但是我們有神札。」

從社務所裡探出頭來的、是位年約四十歲的阿姨,她這樣一說我也能默默地在心中留下眼淚,最後心有不甘地看著同行蓋了朱印、而我也拿出皮夾付錢購買了神札,怎麼說這裡都是我的第一站,什麼東西都沒留下的日後恐怕覺得心酸。

接過神札,轉身離開社務所時,看見社務所旁邊的牌面上,寫有販賣五方守護符的字樣以及五方守護符的樣本,每一張上頭,有著精美的四方神社和北斗七星的圖樣,可是一套四千五日幣不是一筆隨便拿的出來的金額,猶豫了好久好久,我最後還是放棄了購買的念頭。

「安倍晴明神社」公式網站:http://moura.jp/uranai/abeseimeijinj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