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大阪】 Tea House Musica

我差點認不出一身西裝的O桑,上次見面是六月他來台北旅遊的事情,那時的他一身輕裝與今日大不相同。
「怎麼穿西裝出現呢?把我嚇一跳。」
「早上趁妳還沒到,先到幾間公司拜訪了一下。」

看見拉著行李的我,他問:「重嗎?」

我搖搖頭,一直以來我都習慣自己辦得到的事絕不假手他人,拉行李這種小事,更是不需麻煩友人;跟著O桑走,一路上想講些什麼解悶,但因為強烈心悸未退不怎麼舒服,所以只好默默地走到了停車場;他打開後車廂,接過我手中的行李。

「車子很亂別介意。」
「不會啦,這是我第一次搭大眾交通運輸工具以外的日本車呢。」

很不熟練地上了車,他打開車窗點了根煙,問我肚子餓不餓、想去哪兒?我笑著回答說來之前就說好全都交由你決定不是?於是他靦腆地發動車子駛離停車場;大概是太久沒見,一時之間不知該聊些什麼,他不斷地吐著煙,我則是盯著窗外的風景發呆。

行駛中,車後不斷地傳來陣陣野草搖曳般的聲響。

「那是什麼聲音?」

O桑指了指放在後車座上一束束的稻禾,告訴我年末時他必須到各大公司去拜訪,順便分發這些被當作「縁起物(吉祥物)」的稻禾;稻禾搖晃的聲音非常悅耳,閉起眼睛就彷彿置身在稻田中,讓我緊張的情緒舒緩許多,於是頻頻回頭注視著那些稻禾。

「妳好像很在意?」
「不,我覺得稻禾搖晃的聲音十分好聽而已。」

聽見我這樣說,他笑了笑沒作任何回應,我告訴他其實剛剛經歷了一場不小的恐慌,讓我不知怎麼地到現在還覺得胸口小鹿亂跳。

「西北就是這樣。」

車子開著開著來到了北新地,有些店家正在門口進行貨物的清點,O桑說這裡是高級消費區。

「妳看那些酒瓶,在這裡喝一瓶要兩萬日幣喔。」
「所以這些是酒店嗎?」
「不一樣。」他說:「比較像是高級俱樂部吧。」
[08.12.22] 北新地的建築物他將車子停在附近的停車場,我開始猜想,在這樣的高消費區停下車,他究竟要帶我到哪裡?跟著他的腳步,我們來到位在アクア堂島フォンターナ三樓的紅茶專門店「Tea House Musica」(ティーハウス ムジカ)。
[08.12.22] 滿牆的茶葉穿過店門口的茶葉販賣區進入店裡,映入眼簾的是座無空席、熱鬧的場景,店員看見O桑親切地跟他打了聲招呼後帶我們就座;他告訴我他從高中時期就經常到這間店裡喝紅茶吃甜品,所以跟老闆非常熟稔。

服務生送上菜單,O桑問我想喝些什麼,我任性地請他幫我點他認為好喝的。

「妳喜歡喝伯爵茶對吧?」

他記得我喜歡紅茶,所以特地帶我到這裡嚐嚐他們的高級紅茶,感念他的細心,於是我點了冰伯爵茶,而他點了熱伯爵茶又另外點了什麼我並沒有仔細聽,因為我專心環顧著店內的裝潢及客人們。

「不好意思,請問…」

服務生送上紅茶時我向她詢問是否可以拍攝店面,服務生不假思索地給了肯定的答案,於是我掏出相機及腳架,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熟人面前這樣做時總是讓我感到不好意思。

「沒關係,妳拍啊。」

或許是察覺我的窘困,他笑著鼓勵我拿出腳架,但此時服務生剛好送上餐點,讓我抓著腳架的手又猶豫了一下;服務生將三明治、南瓜布丁及洋梨派擺上桌後離去,正當我驚訝他食量之大時,O桑將南瓜布丁推到我面前。

「什麼?」
「這是點給妳吃的。」
「可是我不能吃,會胖。」
「妳又不胖,這是我很喜歡的甜點,妳吃吃看。」
「那…」

我緩緩地掏出腳架,他笑得燦爛。
[08.12.22] 南瓜布丁挖下來黃澄澄的一口布丁中混雜著細小的香草籽,放入嘴裡,濃郁的南瓜與香草香漫佈舌尖,我不禁瞇起了眼睛再挖一匙,底部焦糖糖漿禁不起擠壓咻地湧了出來,淡淡的苦味更加襯托布丁清爽,我一口接一口細細品嚐,心裡思索著這布丁的配方,O桑見我甜點匙沒放下,把洋梨派也推到我面前來。

「什麼?」
「也給妳吃。」
「這樣我會有罪惡感。」
「不會啦,想太多了,快吃,一口也好。」
[08.12.22] 洋梨派用甜點叉切下,派皮隨即散落盤中,我不好意思地嚐了一口,卡士達醬中夾著一層熬煮過後的洋梨果醬,但讓我驚訝的是那酥脆的表皮,用叉子撥弄著散落盤中的派皮、我開始沈思這餅乾般的外皮如何能在鋪在內餡上後還維持這般酥脆的口感。

「這些妳應該都會做吧。」
「是沒錯,不過,這層表皮我覺得很有趣。」

我再吃了一口,再次細細品嚐它的成分,O桑看我沈思,問我要不要跟店家問問作法。

「不用啦,他們怎麼會說呢。」

但是O桑還是叫來服務生詢問,想當然爾,店家怎麼可能回答呢?我摀著嘴看著他,笑了笑、搖了搖頭;喝口冰開水,我就著吸管喝起冰涼的伯爵茶,看似深厚的伯爵茶不顯澀,還帶有清楚濃郁的佛手柑香味,喝在嘴裡香味的層次極為豐富,淡淡地煙燻風味在口腔中散開,且不提原本使用的紅茶等級,這泡茶的功夫實是難得。

我滿足地對他微笑。
[08.12.22] 可愛的煙灰缸嘴巴說不吃,但還是將兩樣甜點吃完了,趁著他上廁所時我再次觀察起周遭,店內的客人雖然以女性居多,但男性客人也不少,突然我見著桌上一個漂亮的壺,沒想到竟然是煙灰缸,O桑回來時我和他聊了起來。

「原來這裡是可以抽煙的?」

我告訴他,在台灣這種專門的紅茶或咖啡店大多都是禁煙的,因為普遍認為煙味會妨礙香氣。

「所以妳看店家婉轉地在煙灰缸前擺了張有害健康的紙牌;其實大家也多會自律地不在此抽煙的。」

這麼漂亮的煙灰缸,誰捨得用呢?我雖然很想打開煙灰缸一瞧究竟,但還是讓它維持我心中美好的形象吧。

Tea House Musica(ティーハウス・ムジカ)
電話:06-6345-5414
地址:大阪府大阪市北区堂島浜1-4-4 アクア堂島フォンターナ 3F
營業時間:10:00~22:00
美食網站介紹:http://tabelog.com/osaka/A2701/A270101/27000229/

// 原標題為「吃喝大阪~ティーハウス・ムジ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