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京都】 一雞多吃的伊佐美

いさみ店內

搬來京都後,我最常叨叨唸的一句話就是:「京都的夜晚好黑,可以看見滿天的星星呢。」,很多人乍聽之下以為我在稱讚京都的自然悠閒,但我真正的意思其實是:「怎麼回事?難道京都除了鬧區就沒夜生活嗎?這附近怎麼都沒好吃的居酒屋?」

跟去年住在大阪、出門沒三兩步就有居酒屋或餐廳的狀況截然不同,京都熱鬧的地方雖然相當熱鬧,但偏僻的地方也是偏僻的緊,在一般住宅區中,至少在我住的這一區中,晚上想找間居酒屋喝點小酒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當我跟鄰居老爺爺抱怨這件事時,他告訴我,如果願意走遠些,倒是有間非常好吃的燒鳥屋(燒鳥,烤雞肉),雖然當時聽完就忘了,不過上星期整理書桌時,突然看見爺爺畫給我的地圖,心想怎麼能辜負對方的好意,於是當天晚上我在巷弄中摸索了二十分鐘左右,找到這間位在小巷中的燒鳥屋「いさみ(伊佐美)」。

老舊的店內沒什麼人,昏暗的燈光讓我有些猶豫,只是剛好領了薪水的我已經飢腸轆轆,在吧台坐下後,跟老闆要了杯生啤酒跟酒醪味增黃瓜,我拿起他們的菜單詳讀。

「老闆,這一區全給我來一份。」

當我指著串烤類豪邁地說出這句話時,帶著口罩的老闆眼神充滿訝異,但隨即轉身繼續他原本手邊的工作,吞口冰涼的啤酒,串烤類不過也十幾種,何必大驚小怪?我看著老闆一手黃瓜一手刀在角落摸著,狐疑為何一盤簡單的酒醪味增黃瓜會花上這麼久的時間,直到文靜的老闆將黃瓜擺好盤後端到面前,我終於明白原因。

「要拍得好看一點喔。」操著一口濃厚鄉音的老闆看見我掏出相機時,靦腆地笑了。

我不過叫個味增黃瓜

酒醪味增黃瓜(もろみきゅうり、もろきゅう)是居酒屋常見的小菜,因為上菜迅速可以讓急著想喝酒的我稍微墊個胃,所以也是我經常點的菜色之一,在伊佐美老闆的巧手雕刻下,一道平凡的菜色有著不平凡的表現,單看這盤小菜,我一時還真以為自己來到高級日本料亭,要吞下真覺得有些可惜。

烤黑豬肉

啤酒喝完半杯後,串烤開始一支支上,這裡的主要食材為九州薩摩地雞及黑豬肉,脖子肉、雞胗、雞肉丸子或烤心臟,火侯掌握的精準,每一串都呈現金黃,咬下每口都流出肉汁,我連連稱讚美味,老闆也開心地笑紅了臉,不斷跟老闆娘說:「客人說好吃呢。」,而老闆娘總是溫柔地謝過後,淺淺微笑著。

「豬肉還是南方的好吃。」

和大部分的女性不同,我從不捨棄肥肉,甚至認為那才是肉類的精華所在,黑豬肉外層烤得酥脆,從油脂中不斷流出肉汁,帶著一股類似奶油的香氣,我舔舔嘴角,不想放過任何一滴精華。

涼拌雞胸肉

「你敢吃生雞肉嗎?」

老闆走到我旁邊閒聊,向我介紹店裡的冷盤,因為串烤的表現實在出色,於是他推薦什麼我叫他全送上;生雞肉我不是第一次吃,但雞肉不夠新鮮不能吃冷盤,所以敢端出生雞肉的燒鳥屋實非多數。

要描述生雞肉的口感及味道我覺得有些困難,就像生魚片一樣,沒吃過的人你再怎麼跟他說他也是不懂,硬要說的話,有著白肉魚的清香及紅肉魚的軟嫩口感,而生雞胗及生心臟剛好相反,有著白肉魚的彈牙口感卻帶紅肉魚的濃郁芬芳,在台灣絕對想像不到的菜單,不親自來一趟日本是無法品嚐。

涼拌雞皮

老闆最後為我送上一缽生雞皮,本來就熱愛肥肉肥皮的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料理,稍微烤過表面的生雞皮切成細條拌著柚子醋,類似河豚皮的清脆、咀嚼後那股濃郁的香甜,我不喜歡這樣的描述方式,但真的只能用「在舌頭上爆發」的字眼來形容。

心裡開始感謝起老爺爺的介紹,終於讓我在住家附近找到一間好吃的燒鳥屋,而且恐怕是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

 

(今日消費大約六千日幣,包含所有串烤、冷盤類及兩杯啤酒。)

 

いさみ

地址:京都府京都市西京区桂艮町13-25

電話:075-381-7644

營業時間:依稀記得是下午五點到晚上十二點左右